种子播种

之家 2021-01-14 06:13:47 111已关注

我们村是靠转斗湾小镇南边的一个小小的自然村,从前以种菜为主,人称小菜园子。

当剩下最后一个人时,大家都认为雷要劈的肯定是他无疑,于是不由分说将那个怕得要死的人推了出去。

罗卜俗称小人参,白菜名气更大,种子很多诗人赞扬过它,如范大成四时田园杂兴就写了:拨雪挑来塌地菘,味如蜜藕更肥浓。

婶婶的老屋座落在村子的东端,和最近的邻居间隔着一片小树林,是个典型的单单户。

种子播种在诸多防不胜防中,必然有人中招。

其实划痕不是太长,种子原来被埋在灰尘下,现在一洗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调门之高,语气之重,常常让我们这些中小学老师,不寒而栗。

那年我读初一。

只要是赶潮流者就一定这样装扮。

暑期,种子在北京的小住,让我感觉到一种祥和与温馨,身心既轻松又踏实这次去北京我没有游览名胜古迹,而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,每日里买菜做饭,在小区里溜弯聊天,种子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老北京。